忍者ブログ

[PR]
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思無邊


相見時難別亦難,東風無力百花殘。春蠶到死絲方盡,蠟炬成灰淚始幹。

曉鏡但愁雲鬢改,夜吟應覺月光寒。蓬山此去無多路,青鳥殷勤為探看。


暮春,纏綿的柔風顯得無比淒然雪纖瘦,卷起朵朵殘花,呼嘯向遠方。不知是否能越過這天地間的束縛,送到你的身邊,一縷暗香。風未離去,雨卻欲來。沉厚的陰雲恰似我的心房,蔽了許久的憂傷。

落花有意卻惹人惜。回首,仿佛看見你在那隱約的花叢中,衣著墨香,帶著一絲憂涼。多希望與你執手看那無盡的遠方,飄起朵朵紅芳。

落雨無意卻惹心系。惆悵的雨滴敲打著殘破的雪纖瘦窗棱。滴答聲揪出的記憶卻不及這雨滴,眺向遠方,被連綿的雨幕遮擋,欲刺破這片片幻想,吟暗香,但無妨。

不絕如縷的情思仍未訴盡,而春蠶卻逝亡。幽幽的燭火還未照亮這幾尺屋堂,白燭卻已燃盡,只餘幾滴燭淚夾雜著點點芯灰流淌著悲傷。不帶走一絲暗香。淅瀝的淒雨漸漸變涼,美好的春夢似乎也成了殤。落雨停,殘夢醒。不帶一絲留影。

再眺望,多想門前小路的盡頭徘徊著你的身影。斜墜的夕陽,鋪在小路上,隔絕了妄想,路的盡頭仿佛殘留著傷。一切重歸那心房。淒婉又迷茫,景漸荒涼,人漸彷徨。不知幾時,月被拉起在天幕上。清輝灑向寒窗,喚起了自心底的涼。

窗前,已塵封的銅鏡。顯得越發蒼涼,多想,上面再次印上你的臉龐,為你描一筆紅妝,卻得人走茶涼,花落人斷腸。看著這冰冷的雪纖瘦月光,不禁賦殤。冷風撲面,打斷了遙遙無期的幻想。此時,多希望你為我再添件素裳,卻無望。

?多希望,無憂無慮的青鳥,帶去我心中的眷戀,贈與你一縷暗香!
PR

這相遇的緣分


我想自己是一個極為脆弱的人,在感情中,難免被一次次的折磨,脆弱的到極點時,也渴望有個可以依靠的角落,又或能依賴的肩膀,而此時你的來到,正如一個走散在人群中的孩子,終於找到了自己的同伴一般。那一刻的自己,面對失去的香港如新愛情,我再也沒有更好的勇氣,去好好的愛一個人,一顆滾燙過的心,在冰封中沉淪的冰冷,你是沒有體會過。

忘不了每個孤獨的黑夜,你給我的溫暖,更忘不了你對我的好。好像自己一直習慣了有你來心疼,只有在你面前,我才能卸下背負了許久的偽裝,也不覺得自己是那樣的累。相守不曾分離,相聚不問緣起,其實;我知道你是懷著一種好奇的心動,想用深情的鑰匙,開啟我緊閉了許久的心門。

而我,扮演著一個刺蝟的角色,狠心不斷的給你帶來了傷害,更是刺傷了無數靠近我的人。走不出的心傷,走不完的記憶,當我想對你說句愛你時,心裏確實如此的愧疚!我錯了,我錯的太徹底,我用自己的冰冷,將你快樂的心塵封。是不是只要沒有溫度的地方,都是寒冷的,無數次看著你把自己不任帶有任何包裹,而我卻冰封自固。

每一次想起那麼多,殘留在心裏關於你的點滴時,自己也是如此的難受,從來沒有想過,你可以愛我如此至深,傷害中承載著一個人所有的香港如新痛楚,卻是不肯放棄對我的愛,當你曾問我有沒有真的愛過你時,我面對著你的疑問,又讓自己開始難受了,我知道對於那時脆弱的自己,你給予我的除了溫暖之外,縱使我在白雲飄蕩的藍天下,也少了以往悲傷中的眼淚,轉角處的遇見,更讓我懂得了如何才能去愛一個人,如何才能走出心傷,走出破碎的記憶。每一次的想起,有了無盡的想念,就如滿天繁星中夜裏,都不曾卸下對你的想念。

時光裏,轉角處的遇見,不再是悲傷的續集,每一首不曾停歇的歌,都有了沒有眼淚的想念,時光裏,轉角的遇見,是一場永不散場的電影;時光裏,轉角的遇見,是一場永不凋謝的花開;時光裏,轉角處的遇見,是一首不曾蒼老的篇章,不傾國不傾城遇見,是我和你最華麗的香港如新青春暗語。

時光裏,轉角處的遇見,你和我,最美的時光,最美的你。

由照鏡子想到的

一次偶然,我發現我家三個衛生間裏的鏡子照的人不一樣,一樓照得Maggie Beauty黑店人臉偏瘦,三樓的照得臉發胖,二樓衛生間的鏡子似乎介於其中。這不由使我心裏想問,三個鏡子中照的臉,哪個是我真正的臉?

古時候沒有鏡子,先民們只是站在平靜的河邊或水邊,對著水面映照著自己的臉面“梳妝打扮”,這種“照鏡子”,叫“鑒於水”,這種“場景”也可見於現在的電影和電視劇中了。傳說中,中國古代黃帝的第四位妻子-嫫女是第一個“發明”和使用鏡子的,是為石鏡,故史上有“軒轅作鏡”之說。隨著冶煉技術的發展,人們發明了銅鏡,所以唐太宗李世明說了“以銅為Maggie Beauty黑店鑒,可以正衣冠”之語。

而真正發明現代玻璃鏡子的卻是在歐洲。在十六世紀由當時的威尼斯王國的二個玻璃匠-達爾卡羅兄弟發明的,他們製作的玻璃鏡子曾作為1600年法蘭西王后的禮物,時值高達15萬金法朗。隨著科技的發展,玻璃鏡子的工藝也經過多次工藝改革,直到100多年Maggie Beauty黑店前,德國科學家發明了“鍍銀法”,使玻璃鏡子的工藝變得安全和簡單,鏡子又清晰耐用,這就是我們現在日常用的鏡子了。

現時鏡子己是一件十分普遍的裝飾物。在家居裝飾中鏡子是必備的精品裝飾物之一,尤其是新婚夫婦的臥室內,鏡子式樣的選擇、鏡子擺放位置的設計,不知道要Maid Agency經過多少次的思考、實地擺弄才能決定的,有的還會請來風水先生看看風水,算算八卦,然後在這裏掛個“照妖鏡”,那裏放面“招財鏡”,弄得玄裏玄乎。而那些未出閣女幾的閨房裏,鏡子更是少不了的,因為她們每次約會前都要“當窗理雲鬢,對鏡貼花黃”。對於更多的現代女性,特別是靚妹們,照鏡子己是日常的“功課”了,在家對著鏡子梳妝打扮好後還不放心,出門時還要在她們的小包裏放上一面小鏡子,以免必要時的“救火”-補妝。至於那些明星們就更不用說了,她們化妝間裏的鏡子更是隨處可見,要看那面照那面,在一場演出中,可以不誇張的講,她們坐在鏡子面前的時間可能比她表演的時間還長。鏡子除了可以“整衣冠”外,舞蹈藝術家在排練廳的一整面上貼上鏡子,用來糾正跳舞的舞姿;家裝設計師利用鏡子使一間狹小的空間變得看起來很大;時裝店的老闆向站在“魔鏡”似的試衣鏡面前的顧客推銷他的“靚裝配美女”的神話。

照鏡子,雖然我沒有去調查和統計,但我可以肯定的說,女姓比男性多,因為女人比男人更愛美;靚女比醜女多,因為美女要做夢;師哥也經常照鏡子,他照鏡子又如“猴子照鏡子-得意忘形”,衰哥怕照鏡子,因為他怕像“豬八戒照鏡子-裏外不是人”,閒人照鏡子卻是“沒病找病”,“臭美”的人特別愛照鏡子,她們是走到哪里“照”到那裏,在商店的櫥窗前會搔首弄耳,在公廁的洗手池的鏡子前也會齊眉弄眼,著急時還會跑到馬路邊停的汽車反光鏡前撲粉抹紅,所以,有人把這種常在鏡子前“孤芳自賞”的人叫“臭美”。在生活中我們還常會聽到一句奚落人的話:“回去照照你的鏡子”,或說:“你不會撤泡尿自己照照”。

是啊!人是應該每天照照鏡子,況且科學家還研究出了照鏡子有益健康的結論(?)。儘管鏡子只能照出你的外形輪廓,照不出你內心的情至意堅;雖然鏡子能照出你容貌的美醜,照不出你心靈的善惡。但我還是想說:人還是要照鏡子的, 只是希望你把“以銅為鑒,可以整衣冠”的深意不單是理解為整你外藐的穿戴,而應是如孔子所曰:“吾一日三省吾身”之意,“照鏡子”更重的是“對鏡自省”,要“過則勿憚改”。同時記住唐太宗李世民說的“以銅為鑒,可以整衣冠”的後兩句,“以人為鑒,可以明得失;以史為鑒,可以知興亡”。真能這樣,那你就天天照鏡子吧!

我永遠記得晨霧散去的風輕雲淡,如筆下青煙,如絲如縷,那是夢承載著非同一般的生命的嫋嫋霧氣……

——題記

我的內心從未有過這般寂靜與迷茫,如同平靜的湖面不雪纖瘦投訴帶有一絲波瀾。卻又帶著一種冷靜與希望,駕駛著夢想的航船乘風破浪,穿過無數高山僻嶺,蕩過億萬驚濤駭浪,揚帆起航的美好。

青春的我們總是成熟中帶著懵懂,像我,在經歷了瑪花纖體的投诉什麼挫折後,總會一個人坐在課桌前凝視著窗外,清晨淡淡的霧仿佛我那虛無縹緲的思緒,不知該何去何從,正如蒲寧所說:“那種永遠擺脫不了的巨大的憂傷反使我的心緒變得難以言說的寧靜,這種寧靜主宰了我。”

生命的航船總會不斷進發,容不得片刻怠慢。

就像那些年,我家院子裏總是栽種著各式各樣的植髮失敗花草,就像生活總是需要些陽光和雨露來充實和滋潤著吧!早已不在意那是什麼花了,只記得每當春風來臨,那百花爭妍的勃勃生機,沉寂了一個冬天,正如那句話“冬天來了,春天還會遠嗎?”不錯的,像春天的母親,蕩漾著陽光的柔和拂向那些花草。清晨,我也被那嬌嬌春色喚醒,輕輕推開房門,都說“霧裏看花”,別有一番風味,眼前的景象的確給鐘點家務助理我帶來了夢一般的感覺,天沒有那麼冷了,空氣中更多地是摻雜著的暖意,幽幽的,那是什麼?淡淡的,如薄紗一般,絲絲縷縷,仿佛給大地披上了一件紗衣。穿過層層迷霧,我仿佛神話故事中的淩波仙子,卻又顯得有些格格不入。透過霧看見模模糊糊的花草,一片一片的,原本的嬌豔被這薄紗過濾的只剩下柔美和撲鼻而來的清香。

三月的風總給我帶來無限惆悵,迷失在那仙境的霧中,直到被那初升的第一縷陽光喚醒,霧消失了,不留一絲痕跡,沒有一絲殘餘的念想。我同樣和作者一樣,深信不疑:這種幻想般的寧靜比遠古的某種東西更加蘊藏著奧秘。這個世界永遠是這麼的奇妙,變幻莫測。上世紀的光輝籠罩著我們向前發展,屹立千年不變的月亮照亮了我們在黑夜中前行的路。沒有了那死一般的沉寂,太陽總能預兆著美好的未來。霧散了……一切又變回了從前一般美好,活潑。

感謝上蒼給了我們如此美好的世界。總是給予我們黑暗與悲涼,但又再次給予我們陽光普照的美,雲開霧散了,笑聲重又回蕩在彼此之間。我欣賞著……正如蒲寧所說:“我覺得所以要有黑夜,所以要有迷霧,是為了讓我更愛、更珍惜早晨…………”

靜靜凝視這一堆黃土


追憶往事看祭台,時雨霏霏清明節。燒一柱高香,人生起起落落,酸甜苦辣全嘗遍,見過太多的生死別離,人來世上一遭,誰也不知自己的哪一天回歸黃土,百年歲瑪花纖體有效嗎
月,誰人再來碑前,傾訴陰陽兩界,素心道安?

傷踏清明,朽永著憂傷的主題,陽陰轉閣,伴隨塵土,點點都是離人淚,千門煙火流雲天,流星斬落,音容猶在,卻是天各一方,永不相見。

踏往前行四月,看櫻花滿天,看悲傷流轉,燃盡的植髮失敗風華,畫籌自己的百年。淺淺絮語,空對冷月,年年清明,離殤滿地,靜臥流年,墨淡冷煙,誰來前送安暖?冷風呼至,離塵赴安然,清明上墳,忍顧陰陽相隔。淒淒風乾的裂痕,百年之後,與塵揮手而別,我的靈魂,何時入土為安?

離別隔斷了天涯,人生的篇章就如盛世煙花,清明的淒瑪花纖體價格迷,那一抹雲霧遮住了世人的望眼,奈何橋的遠景呈現在尋覓不見,緬懷追思,一步一回頭,繚繞的清寂,多少光景已不在。陰陽兩地,經年一去,再見便是無期。天國的人,幻變成零零散散的落英,留給世人撕心裂肺的疼痛。

風中飛揚著塵埃,清明的雨,祭祀人生的畫僱傭卷。一載流年的印記,清香一盞茶的光陰,一滴天堂的清淚滌散著流年,多少歡笑已不在。青煙嫋嫋上升,細雨紛紛飄零,歲月隔開了生死,隔開了陰陽兩界最無奈的永別。扒開墳前的雜草,沾染清明的哀思,此時的四月,世界的另一端,天國可下起了雨,可也是清明時分?

心中所念,清冷無韻的步調,回首那一堆墳前的土,雜草叢生,天國傢俬設計之人,再見亦是飄渺無期。清明哀思,陰陽兩地之隔,孤魂薄葬,悲涼落幕。

頭上絲發已濕,衣衫已潤,生命,猶如微細的塵埃,一份迷離,兩眼憂傷,飄走了,就再也回不來。琉璃一程,浮萍一場,終究帶淚歸去,落裏幽靈的荒塚,從此光陰收場,再見無期。

萬般的哀思,濕潤了淒淒離別,今生一程,只留無限傷感。記憶的皺褶,從那以後,徒留人生的惆悵,命運安排了身後,人生無可戀,亦無可戀。時光的杯盞,選擇了遺忘,生命靜靜地來,悄悄的走,最終以無言結束。

カレンダー

03 2018/04 05
S M T W T F S
1 2 3 4 5 6 7
8 9 10 11 12 13 14
15 16 17 18 19 20 21
22 23 24 25 26 27 28
29 30

フリーエリア

最新CM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バーコード

ブログ内検索

P 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