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者ブログ

[PR]
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古城,滄桑


喜歡斷壁殘垣,喜歡古城遺址,喜歡歷史留給我們的滄桑感。像長安,像洛陽,像樓蘭。喜歡它們頹圮的籬牆、簷頭枯死的瓦菲和風蝕的穴位減肥石塊。

殘敗的景總是讓人想起昔日的繁華,想起烽煙彌漫的古都,想起絕代風流的人們。

我從未近身於此,沒有到過長安,沒有到過洛陽,更不曾去過樓蘭。我只是在紙上與它們有過一面或者數面之緣。

我如此懷念美麗的古城,懷念到夜夜入眠,夜夜夢見獨自漫步在古城的我。

多想回到那個久遠的朝代。身臨古城,去觸摸它盛世的滄桑。讓舊日的糖葫蘆、油紙傘、花燈還有石砌的老橋,一一浮現眼前。讓擁擠的人潮,熱鬧的集市,欣悅的人們重演清明上河圖繪出的繁華。

多想回到那個久遠的朝代。在細雨中,撐一把油紙傘,著一襲白衣,走遍古城的大小角落。去領略古代藝術,去看那木制的閣樓、氣勢恢宏的城門、店鋪的手絹、胭脂和團扇;去聽說書人講述傳奇的故事;去嘗酒肆淳淳的美酒。

多想回到那個久遠的朝代。街上商販叫賣,馬蹄噠噠;閣樓閒人品茗對弈,論詩作畫;煙花巷陌,琵琶續續相彈,歌舞不斷;十裏長亭,灞橋柳岸,送別之人淚濕衣衫。

光陰流轉,可怎麼轉都轉不回從前。如今的古城已不復當年模樣。但即便如此我仍然愛它,愛它的繁華,也愛它的滄桑。

有的城池還遺留著古建築,有的卻已經面目全非,只剩下斷塊石磚了。幾千年前繁華的檸檬魚子急救精華面膜樓蘭古國,如今也被風沙侵襲,只剩下破舊的佛塔。我無法從這些寥寥的殘留物構思出古城的輪廓,只能透過一疊疊的古書幻想出古城的模樣,只能從古裝戲裏看類似的景象。

現代人的仿古建築不知什麼時候出現的,可摻雜現代氣息的城樓怎麼都無法重現古城的原樣,更沒有古城所散發的滄桑。仿造的樓閣太新,反而讓人找不到那古香古色的韻味。仿古建築設計者更沒有精心去設計每一處,而歷史遺留的城池卻巧奪天工。在沒有鐵釘,沒有膠水的古代,人們卻可以通過鑲嵌的方法做成窗,做成門。這種藝術我不知道有沒有被傳承,但是我想在這個科技發達的時代,不會有人肯去花時間和精力做一扇精緻的木窗了吧,何況是一座古城呢?

古城總是給人一種淒涼的美感,一種如影隨形的滄桑。

歷史翻新,可能許多年之後,此刻還存留古城有一天也終究成為亡魂,而我對古城的愛卻會日日深刻,像酒,時間愈長愈加香醇。

花已謝,草已枯,青梧漸老,煙雨仍濛濛;城已舊,淚已收,柳未抽新,人事卻變遷。

覆水難收,時光難留。雨霧一次次光臨古城,遊客走了一批又來一批,古城在一日日衰老,我們在懷念古城的輝煌。而筆墨永遠只能描摹出古城一半的驗身計劃美麗,還有一半美是我們心底的夢幻。
PR

小愛攢多了就是大愛


我一直以為爺爺生活的很幸福,子孫滿堂,80多歲的人了,紅光滿面,身體硬朗。我一直以為我們都很孝順,吃的穿的從來不用爺爺操心,我們從來沒有和爺爺紅過一次臉。每次回家,我們都會變著法兒給爺爺買好吃的。

可是,去年的秋天,爺爺病了,一連數日,臥床不起,滴水未進。望著氣若游絲的爺爺,我們趕緊把他送進當地最好的醫院。查血、做心電圖、拍CT……幾乎把全身都查了個遍,沒有發現任何病症,連醫生都說,真沒有想到80多歲的人了,心臟竟然這麼好。然而,爺爺從坐到120救護車上那刻起,一直到檢查完畢,始終喊著疼,這讓我們大為不解。既然沒有檢查出任何毛病,疼又從何來?由於爺爺數日滴水未進,身體十分虛弱,醫生建議讓爺爺在醫院住上幾日調養一下清潔服務

我們辦完了入院手續,看著疼痛難忍的爺爺,見多識廣的護士趕緊掀開了他的衣服。只見爺爺幾乎整個後背上青一塊紫一塊,有的已經化膿。護士心疼地直掉眼淚,一個勁地抱怨我們為什麼這麼不關心老人,讓他白白地遭這麼大的罪。我們個個面紅耳赤,羞愧難當抗衰老科研

原來,爺爺睡的木床由於年久失修,床面上的木板已經破損,參差不齊,爺爺後背上的傷就是這些高高低低的木板造成的。我們很難想像爺爺是怎樣忍著劇痛日復一日地睡在這張床上的。如果我們經常給他鋪鋪床,如果我們帶他洗洗澡,或許這一切就不會發生了。

其實,老年人除了吃飯穿衣之外,更需要一些微不足道的關懷,經常給老年人洗洗衣服,擦擦背,洗洗腳,說說話……愛需要日??積月累,小愛攢多了就是大愛進口奶粉

カレンダー

10 2018/11 12
S M T W T F S
1 2 3
4 5 6 7 8 9 10
11 12 13 14 15 16 17
18 19 20 21 22 23 24
25 26 27 28 29 30

フリーエリア

最新CM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バーコード

ブログ内検索

P 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