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者ブログ

[PR]
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當日子匆匆而過的時候,我們只有去回憶


春秋冬夏,日月芳華,每年的某個日子裏,總會讓人思憶如潮。

(一)

小時候,皮膚很差,只要到山間去瘋一趟,回來後臉上、手臂上會發出疹子來,又紅又癢。我耐不住,於是連抓帶撓,那疹子裏的汁水不聽話話地流到完好的皮膚上。接著紅疹子就不斷地蔓延,以致無法靜坐,無法入睡。

如果疹子面積小,母親就在田邊采來一種匍匐在地上圓圓葉子的綠草,搗爛了用汁水塗在患處。不需幾日,疹子就會消失。如果疹子久不見好,母親會從溪邊地頭扯來一些不知名的野草,洗淨切成一段一段,倒進我們老屋煮飯的大號鍋裏,加滿水筧引來的山泉水,鍋灶裏塞進毛柴,劈裏啪啦,隨著旺旺的火勢,鍋裏咕嘟咕嘟地開了。

母親在屋後堂,放一只大大的腳盆,把鍋裏的水倒進腳盆,讓水自然冷卻。到了一定水溫,讓我全身脫的光光,坐在腳盆裏,用一個篾涼席圍成筒狀把我攔在裏面,讓我自己用小勺子勺藥水擦身。連續幾個晚上的薰蒸、濯洗,全身的疹子都灰溜溜地回去了,遁形了。

每次發疹子的時候,母親總是一邊忙碌一邊歎息:這樣的孩子大了怎麼在山間勞作,還是別吃農民這碗飯吧。也或許是母親嘮叨久了,也或許我被疹子癢怕了,居然在多年後,真的遠離了大山,走到了外面的世界。

可是昨天午飯後,和同事一起從校園的藝術樓後走過,看見草坪上長滿了塗抹疹子的那圓圓葉子的小草後,曾經的一段時光迅速在記憶中清晰起來……嘴裏說著,心裏想著,甜蜜與苦澀的味道一併湧來,占滿了整個心房。

(二)

在我孩童的腦海裏,一直認為太陽是有腳、有感情的一種東西。在第一次讀朱自清的《匆匆》時,我欣然地發現作家也認為太陽是有腳的,會輕輕悄悄地挪移。今天在林徽因的《一片陽光》裏,我又一次感受了陽光裏的一些情緒。有時覺得歲月裏總有一些東西,會讓人駐足,惦念。

在曾經的山村裏,我是那樣與陽光重疊交錯著。我們這個山村叫東塢,村最靠裏處就是橫亙的大山,一條小溪彎彎曲曲自東向西流到村外。在小溪兩側稀稀落落地建了一些房屋,我們習慣地把兩側叫成“陰邊”“陽邊”。陽邊靠著山路,一天之內太陽曬到的時候長,陰邊則不一樣,夏天曬死,冬天冷死。父親一直認為他把老屋建在了陽邊是一件很自豪的事。村口的那些村人每次進山來幹活,路過家門前,都會感慨:哇,一路走來,就見你們家太陽曬著了。確實,每次清晨我們早已沐浴在陽光之下的時候,陰邊還是暗森森的,冷得令人哆嗦。

冬天的山村裏,陽光格外地珍貴,溫暖。一大早起床,母親就喊“去外面看看,太陽出來了沒有”。我們就跑到大門外,迎接太陽。有時太陽還在河對面的山頂,有時已經到了溪邊的田野裏,有時居然已經到了鄰居家的門口。每次見到太陽落腳的地方,我們就跑回家如實稟報。到了自己門前,自是不消說,一天的忙碌就真正開始了。把家裏的匾、篩子,還有那些需要晾曬的果子、糧食,全都往外搬運。那時候的我們像極了搬食的螞蟻,進進出出,不停忙碌,卻又樂此不疲。

尤其曬制蘿蔔幹、甘薯幹、醃菜的時候,我們這些小饞貓,先是巴眼瞅著大人手裏的動作。有時看大人忙不過來也搭一把手,等曬得差不多了,饞蟲就在喉嚨口撓著、爬著。趁母親不在的時候,快速地從匾裏拿上幾塊薯幹,塞進小衣服口袋,往外跑個沒影兒。跑到竹林,跑到溪邊,一邊享受這陽光,一邊嚼著、吃著,感覺美味極了。

太陽一天天悄悄地挪移,我們也一天天的長大,漸漸地走向青年,走向中年。有時很想讓太陽停住腳,可是太陽卻不知疲倦的走著,不管人間,不論世事。今天,是我來到世間四十整年的日子,我覺得,太陽依舊,而人已蕭蕭,不由自主地唏噓慨歎。

(三)

今天,總覺得所有的事情與母親有關。假如不是母親,我何以能走到人間四十的年輪?

很小很小的時候,我是家裏的大麻煩。母親本不想我來到人世的,因為六個孩子的重壓已經讓他們喘不過氣來了。母親去過醫院,醫院不敢收留。母親生出我後曾經把我送人,別人家養了幾天,最後還是把我像扔皮球一樣抱了回來。養著吧,好歹是個丫頭。

讀書前,我是哥哥姐姐眼裏的小妖精,粘毛草籽兒。因為最小,他們只能眼巴巴地看著我把父親從外邊吃酒帶回的紅雞蛋,一口一口吃進嘴裏。因為我挑食難纏,姐姐不得不拿著碗到別人家去給我盛白米飯,他們卻無福共用。我很古靈精怪,總是給姐姐們出難題,一旦惹毛了我,一哭二鬧誓不甘休,所以“粘毛草籽”的綽號一直被姐姐叫到很大很大。

我從小體質弱,中暑、感冒、肚子疼,似乎如影隨形。中暑了,噁心、嘔吐、四肢無力,我就躺在火爐邊的長凳上哭鼻子,母親叫姐姐端來一碗水,就狠著勁在我脖子裏抓痧,疼地鼻涕眼淚一起流。抓痧後,還得吃十滴水,那十滴水就像封嚨的毒藥。冷不丁某個夜晚,我肚子疼地哭叫,母親別無他法,就披衣起床,拿來炒菜的菜油罐,勺上滿滿一瓢,居然讓我喝生菜油。我閉著眼,也不管好吃與否了,大口吞了下去,一覺睡到天亮,人又生龍活虎了。那時候不得不為母親的神力所驚奇。只要我身子不舒服,母親總有辦法讓我轉危為安。

開始讀書了,心的觸角向外伸展。那時候,覺得走到外邊,才是根本。跟著書本,學著新東西,翅膀也越來越硬。我能講故事,我能輕易地看懂厚厚的書,我能夠考上大學,我能夠憑著自己的本事拿到第一筆工資。我甚至可以自己存一部分工資,拿出另一部分遞給母親,說是我給您的。那時候,我甚至有種居高臨下的感覺,是我在養家了。我曾經很自豪地對別人說,自從大學畢業,我就從未向父母要過一分錢。

入夜,一家人圍著火爐看電視,電視劇上演著故事。母親和父親絮絮叨叨地討論情節。他們總是曲解故事,較真的我耐不住了,連忙糾正“不是這樣的”,然後滔滔不絕地說出自己的想法。有時聽了我的解說,母親才晃過來,“哦哦”應著。有時候,小侄女喋喋不休,於是母親又按自己的理解開始絮叨。一次,兩次,三次……聽得多了,實在有些無法忍受,我大聲地說了一句“不是這樣的啦!”母親似乎也氣著了,突然站起嘴裏厲聲說道:“你懂吧,你稀奇吧,你不想想,要是你沒讀過書,還不是和我一樣?”

我看著眼前的母親,突然意識到自己的居高臨下,自己的那點小得意,過分得可以!一時語塞,感覺胸口堵了一座山,就那樣看著母親默然地走向外邊。要知道是母親一直堅持讓我走向外邊的,因為我可以續著她沒有上過學的夢!要知道我連生命也是母親給的,我有什麼資格在此較真硬說她的理解是錯誤的!刹那間,我看到了自己內心地最陰暗的一個角落!

事情過去很多年了,今天想起依然清晰。人最可怕的是“忘本”!多年前的我,就曾經站在了“忘本”的邊緣,是母親的一句話又把我拉了回來。母親,感謝你的含辛茹苦,感激你的養育之恩。今天才是你最難忘的日子,因為你才是最偉大的母親!
PR

コメント

お名前
タイトル
文字色
メールアドレス
URL
コメント
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
カレンダー

08 2017/09 10
S M T W T F S
1 2
3 4 5 6 7 8 9
10 11 12 13 14 15 16
17 18 19 20 21 22 23
24 25 26 27 28 29 30

フリーエリア

最新CM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バーコード

ブログ内検索

P 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