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者ブログ

[PR]
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塵土生香


沒有誰喜歡塵土,哪裏知道塵土會生香? 更體會不到那種香味帶來的愉悅心情。

草綠花艷風柔,雷雨頻光顧,塵土再也不會從百葉窗光臨造訪了。每當列行公事擦地的時候,幹凈的地面聞不到那種淡淡的、清新的味道了。

塵土的清香不常有,洪水裏沒有,泥土裏沒有,深翻的土地裏沒有。它只出現在落滿塵土的地面,濕潤的墩布才會使它散發出不同鮮花的馥郁,若品香茗沁心沁肺,若在雨過天晴的陌上。

喜歡這種味道是在小時候。快過年了,生活雖然貧困,沒有什麽年貨可置辦的。但是,再窮,母親也要把房間打掃的幹幹凈凈迎接新年,老房子也要敞敞亮亮住著不灰心有希望。臘月二十四掃房日,母親會向隊長請壹天假。這天起來的格外早,母親忙著做早飯,全家齊動手,把東西都搬到院子裏,空空蕩蕩的房間準備接受洗禮重獲新生。吃完早飯後,母親又溫半鍋水,邊往鍋裏撒白土粉邊攪拌,攪成粉漿,盛在盆裏,用刷子順墻面從上往下橫刷壹遍,待後面刷完,前面的墻面已幹,再豎刷壹遍。兩遍刷完,房間裏頓時白亮白亮的,如新房子壹般,覺著特別舒服,同時整個房間裏充盈著不是花香勝似花香,深吸壹口,淡淡的,特別清新,愈聞愈沁心,愈聞味愈濃,像過年吃了點心非常開心。以後,每到年根,母親刷墻時我都會守在家裏,多少幫壹點忙,還能飽餐我的美味佳肴。長大以後慢慢才懂得這是塵土的味道、是年的味道、是希望的味道、是家的味道、是母親的味道。

再聞時,是在上學後。因為上學晚,二三年級時已經十二三歲的半大小子了。那會兒,講究學雷鋒做好事,為了博得老師誇獎,想法設法做好事。星期天上午與同學到山上挖白土,下午從家裏帶來水桶、盆和刷子。白土有粘性,用熱水效果最好,人小不明白道理,白土放在水桶裏用涼水攪拌,效果可想而知。刷墻時,高處夠不著刷,桌子上面放凳子,站在上面雙腿打顫,為了安全省事上面連刷兩遍。整個教室刷完,那淡淡的,清新的塵土香味直透肺腑,興奮異常,我坐在那裏盡情地享受,更為自己的行為高興,仿佛聽到老師的表揚,看到宣傳欄表揚稿又多壹張,漸漸明白這是心靈美的滋味。由於,人人都想表現自己,每個星期天總有刷墻的,教室不受煙火熏陶,清新的塵土味能保持三天,這三天心情最好,註意力最集中,天天像含糖塊壹樣,洋溢著甜甜笑臉。然而,最遭殃的是挨墻坐的同學,稍不註意,身上就趁壹片白。或許,過分就是傷害,因為刷的太勤,墻開始翹皮脫落,露出黃土本色,雪白的墻壁斑斑駁駁,得了皮膚病壹般,大煞風景,最後老師不得不制止這種變了形走了樣的好事。聞不見塵土的香味,心裏落落的,難過好長時間。

隨著改革發展,社會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,生活條件不斷改善,扒舊宅建新房,泥土換沙灰,塗料代替了白土,每次滾塗料粉飾房間時再也沒有那種淡淡的,清新的塵土香味了,漸漸的塵土的清香從我的嗅覺中消失遺忘了。

因為我技不如人,能力有限,只能幹別人不齒擦地的小事。壹次,當濕潤的墩布觸及地面時,立刻泥土畢現,同時,壹股淡淡的、清新的、久違的清香撲鼻,我驚訝不已,又劃拉幾下,猶如打開塵封厚重的歲月之門,那沈寂已久的塵土香味被釋放出來。哦!我興奮、我陶醉、深深地吸、慢慢地品,如飲香茗、如嗅花香、滋潤心肺、醒腦提神,心情舒暢。

塵土清香何來?為何鐘情於我?不得其解時,偶然想到”零落成泥碾作塵,只有香如故”。我恍然明白,這塵土是有魂魄的,並且是花的化身、花的魂。落滿塵土,應是雕零的花,拂去就是葬花,花魂有了歸宿,不再漂泊,聊贈壹縷清香報於憐花人吧。

塵土的清香不是人人都能嗅到,只有熱愛生活不抱怨的人能夠享有,只有不以善小而不為的人享有此福氣,只有接地氣的人享有此殊榮。
PR

コメント

お名前
タイトル
文字色
メールアドレス
URL
コメント
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
カレンダー

11 2017/12 01
S M T W T F S
1 2
3 4 5 6 7 8 9
10 11 12 13 14 15 16
17 18 19 20 21 22 23
24 25 26 27 28 29 30
31

フリーエリア

最新CM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バーコード

ブログ内検索

P 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