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者ブログ

[PR]
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塵土生香


沒有誰喜歡塵土,哪裏知道塵土會生香? 更體會不到那種香味帶來的愉悅心情。

草綠花艷風柔,雷雨頻光顧,塵土再也不會從百葉窗光臨造訪了。每當列行公事擦地的時候,幹凈的地面聞不到那種淡淡的、清新的味道了。

塵土的清香不常有,洪水裏沒有,泥土裏沒有,深翻的土地裏沒有。它只出現在落滿塵土的地面,濕潤的墩布才會使它散發出不同鮮花的馥郁,若品香茗沁心沁肺,若在雨過天晴的陌上。

喜歡這種味道是在小時候。快過年了,生活雖然貧困,沒有什麽年貨可置辦的。但是,再窮,母親也要把房間打掃的幹幹凈凈迎接新年,老房子也要敞敞亮亮住著不灰心有希望。臘月二十四掃房日,母親會向隊長請壹天假。這天起來的格外早,母親忙著做早飯,全家齊動手,把東西都搬到院子裏,空空蕩蕩的房間準備接受洗禮重獲新生。吃完早飯後,母親又溫半鍋水,邊往鍋裏撒白土粉邊攪拌,攪成粉漿,盛在盆裏,用刷子順墻面從上往下橫刷壹遍,待後面刷完,前面的墻面已幹,再豎刷壹遍。兩遍刷完,房間裏頓時白亮白亮的,如新房子壹般,覺著特別舒服,同時整個房間裏充盈著不是花香勝似花香,深吸壹口,淡淡的,特別清新,愈聞愈沁心,愈聞味愈濃,像過年吃了點心非常開心。以後,每到年根,母親刷墻時我都會守在家裏,多少幫壹點忙,還能飽餐我的美味佳肴。長大以後慢慢才懂得這是塵土的味道、是年的味道、是希望的味道、是家的味道、是母親的味道。

再聞時,是在上學後。因為上學晚,二三年級時已經十二三歲的半大小子了。那會兒,講究學雷鋒做好事,為了博得老師誇獎,想法設法做好事。星期天上午與同學到山上挖白土,下午從家裏帶來水桶、盆和刷子。白土有粘性,用熱水效果最好,人小不明白道理,白土放在水桶裏用涼水攪拌,效果可想而知。刷墻時,高處夠不著刷,桌子上面放凳子,站在上面雙腿打顫,為了安全省事上面連刷兩遍。整個教室刷完,那淡淡的,清新的塵土香味直透肺腑,興奮異常,我坐在那裏盡情地享受,更為自己的行為高興,仿佛聽到老師的表揚,看到宣傳欄表揚稿又多壹張,漸漸明白這是心靈美的滋味。由於,人人都想表現自己,每個星期天總有刷墻的,教室不受煙火熏陶,清新的塵土味能保持三天,這三天心情最好,註意力最集中,天天像含糖塊壹樣,洋溢著甜甜笑臉。然而,最遭殃的是挨墻坐的同學,稍不註意,身上就趁壹片白。或許,過分就是傷害,因為刷的太勤,墻開始翹皮脫落,露出黃土本色,雪白的墻壁斑斑駁駁,得了皮膚病壹般,大煞風景,最後老師不得不制止這種變了形走了樣的好事。聞不見塵土的香味,心裏落落的,難過好長時間。

隨著改革發展,社會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,生活條件不斷改善,扒舊宅建新房,泥土換沙灰,塗料代替了白土,每次滾塗料粉飾房間時再也沒有那種淡淡的,清新的塵土香味了,漸漸的塵土的清香從我的嗅覺中消失遺忘了。

因為我技不如人,能力有限,只能幹別人不齒擦地的小事。壹次,當濕潤的墩布觸及地面時,立刻泥土畢現,同時,壹股淡淡的、清新的、久違的清香撲鼻,我驚訝不已,又劃拉幾下,猶如打開塵封厚重的歲月之門,那沈寂已久的塵土香味被釋放出來。哦!我興奮、我陶醉、深深地吸、慢慢地品,如飲香茗、如嗅花香、滋潤心肺、醒腦提神,心情舒暢。

塵土清香何來?為何鐘情於我?不得其解時,偶然想到”零落成泥碾作塵,只有香如故”。我恍然明白,這塵土是有魂魄的,並且是花的化身、花的魂。落滿塵土,應是雕零的花,拂去就是葬花,花魂有了歸宿,不再漂泊,聊贈壹縷清香報於憐花人吧。

塵土的清香不是人人都能嗅到,只有熱愛生活不抱怨的人能夠享有,只有不以善小而不為的人享有此福氣,只有接地氣的人享有此殊榮。
PR

夜如歌如夢的想妳


拂去夜晚的旖旎,妳依然站在那裏,就象隱隱有壹種相思的痛埋在心底。散不盡的雲霾,抽不掉的心緒,就象繁花似錦的鋪排。妳的影像依然爛漫,那若即若離的感觸,在夢端裏壹蕩壹漾,那份守護無法散盡,是那麽的千回百轉,相思不斷。我試著把妳忘記,想把壹切都閉塞在夜裏,可是就象那追著的風不在停留。我撫摸著自己的傷口,就象那溫柔的痛,就在我的身邊,壹伸手就能觸摸到,是那麽的近在咫尺。想妳的溫暖,想妳的美好,我此時就象遊離在妳美麗的世界裏,在那花團錦簇裏徜徉。還像匆匆相遇的時光,在萍水相逢中裊娜,相知相許就在寵愛裏綿延伸展。

多少個夜晚,我都是相思綿綿,就象站在妳相思的彼岸上想妳。就象那夜晚的街頭上刮起了風,我在拼命的想,拼命的愛,就是看不到妳來。妳的美麗哪去了?妳的香氣哪去了?我象站在冷落的礁頭,看夜的潮漲潮落,就是看不到妳的蓮影。我孤寂,我煩悶,但又有何辦法?都說溫暖不離,可如今只有我壹個人在夜裏空留想,愛到底怎麽的了?我孤零零象落魄的帆,不知飄搖到哪裏?哪裏才是我擱淺的重地。

那些象穿插在我相思重地的如歌者,總是在夜裏笛歌笙簫,就象穿插在夜竹林裏如歌的踏響,隱隱地傳至於美麗的鋪排中,象夜鶯在竹林裏騰飛,象銀鴿在夜裏爛漫的想,細密的愁思,如歌的蕩漾,好象在執子誇手間升騰,那蓄勢待發,泛濫成災的想,滿溢著夜的層面。

那熟悉的的路口,那熟悉的身影,那熟悉的畫面,都在夜裏歇斯底裏的出現,那唯妙唯真的眼神,在愛的夢裏鋪排。獨自在夜裏深思,獨自在夜裏冥想,就象那如蓮的美在夜裏寂靜的開,期許,爛漫在美麗的夜裏鋪排,我象走入妳美麗的專場中,在為妳的愛上演。

我該怎樣感謝妳呢?多情如夢的妳,是妳在我的愛裏形影不離,我的喜怒哀樂都需要妳在夜裏掌握,就象執手間的燥熱羞澀,成為相見恨晚的感覺。那如夢的相思就是妳,是那麽的不離不棄,好像生死相依。是妳,曾經陪伴我窗前賞月,是妳曾經陪伴我細聽窗前的雨聲,多少美麗的回憶都象盡收在眼底,自己想抹都抹不去。壹個人的落寞,壹個人的孤寂,在這夜裏往流回還,相思不斷。

不知道妳此時在做什麽?是否也象我壹樣在想我。我想妳的笑臉和美麗的情愫,就象壹次次的痛,紮在我的心間,是那麽的叫我放不下。自己明白自己的想法,自己明白自己的苦痛,就象夜的痛苦樊籬紮在我的心裏,我無法掙脫出去,更無法扯斷那些糾纏的絲縷。

淡淡的月光從窗口斜射進來,象照著我想妳的靈魂。就象此時寂寞滿溢了我的心坎,象從那黑色的眸子中流了出來,傾瀉到愛的層面上,象淹沒了我愛妳的笛音,飛蕩到妳的夢裏。我還像站在冷清的窗口沐著清冷的月想妳,就象妳在遠方也在聆聽我的笛音壹樣,即使是瞬間的相思,也會最美好的。就象妳在我熟悉的音符中,聽到我如歌的溫馨和愛的美好,就象在妳矚目的窗前,看到我的身影,如夢似的在妳眼前飄蕩。

我幻想著,在那如歌的夜裏,妳為我填壹部相思曲,畫壹幅相思的油畫,就象我的美鋪排在妳的夢裏,是那麽的栩栩如生,活靈活現。妳的相思夢被我儒染,妳的愛被我彌漫,妳走不出我相思的怪圈。我想摘壹片樹葉給妳,我想掬壹捧月光給妳,還想吸壹縷花香給妳,我象在靜心還原著妳的美夢,在歇斯底裏的想妳,是那麽的至死不渝。

當日子匆匆而過的時候,我們只有去回憶


春秋冬夏,日月芳華,每年的某個日子裏,總會讓人思憶如潮。

(一)

小時候,皮膚很差,只要到山間去瘋一趟,回來後臉上、手臂上會發出疹子來,又紅又癢。我耐不住,於是連抓帶撓,那疹子裏的汁水不聽話話地流到完好的皮膚上。接著紅疹子就不斷地蔓延,以致無法靜坐,無法入睡。

如果疹子面積小,母親就在田邊采來一種匍匐在地上圓圓葉子的綠草,搗爛了用汁水塗在患處。不需幾日,疹子就會消失。如果疹子久不見好,母親會從溪邊地頭扯來一些不知名的野草,洗淨切成一段一段,倒進我們老屋煮飯的大號鍋裏,加滿水筧引來的山泉水,鍋灶裏塞進毛柴,劈裏啪啦,隨著旺旺的火勢,鍋裏咕嘟咕嘟地開了。

母親在屋後堂,放一只大大的腳盆,把鍋裏的水倒進腳盆,讓水自然冷卻。到了一定水溫,讓我全身脫的光光,坐在腳盆裏,用一個篾涼席圍成筒狀把我攔在裏面,讓我自己用小勺子勺藥水擦身。連續幾個晚上的薰蒸、濯洗,全身的疹子都灰溜溜地回去了,遁形了。

每次發疹子的時候,母親總是一邊忙碌一邊歎息:這樣的孩子大了怎麼在山間勞作,還是別吃農民這碗飯吧。也或許是母親嘮叨久了,也或許我被疹子癢怕了,居然在多年後,真的遠離了大山,走到了外面的世界。

可是昨天午飯後,和同事一起從校園的藝術樓後走過,看見草坪上長滿了塗抹疹子的那圓圓葉子的小草後,曾經的一段時光迅速在記憶中清晰起來……嘴裏說著,心裏想著,甜蜜與苦澀的味道一併湧來,占滿了整個心房。

(二)

在我孩童的腦海裏,一直認為太陽是有腳、有感情的一種東西。在第一次讀朱自清的《匆匆》時,我欣然地發現作家也認為太陽是有腳的,會輕輕悄悄地挪移。今天在林徽因的《一片陽光》裏,我又一次感受了陽光裏的一些情緒。有時覺得歲月裏總有一些東西,會讓人駐足,惦念。

在曾經的山村裏,我是那樣與陽光重疊交錯著。我們這個山村叫東塢,村最靠裏處就是橫亙的大山,一條小溪彎彎曲曲自東向西流到村外。在小溪兩側稀稀落落地建了一些房屋,我們習慣地把兩側叫成“陰邊”“陽邊”。陽邊靠著山路,一天之內太陽曬到的時候長,陰邊則不一樣,夏天曬死,冬天冷死。父親一直認為他把老屋建在了陽邊是一件很自豪的事。村口的那些村人每次進山來幹活,路過家門前,都會感慨:哇,一路走來,就見你們家太陽曬著了。確實,每次清晨我們早已沐浴在陽光之下的時候,陰邊還是暗森森的,冷得令人哆嗦。

冬天的山村裏,陽光格外地珍貴,溫暖。一大早起床,母親就喊“去外面看看,太陽出來了沒有”。我們就跑到大門外,迎接太陽。有時太陽還在河對面的山頂,有時已經到了溪邊的田野裏,有時居然已經到了鄰居家的門口。每次見到太陽落腳的地方,我們就跑回家如實稟報。到了自己門前,自是不消說,一天的忙碌就真正開始了。把家裏的匾、篩子,還有那些需要晾曬的果子、糧食,全都往外搬運。那時候的我們像極了搬食的螞蟻,進進出出,不停忙碌,卻又樂此不疲。

尤其曬制蘿蔔幹、甘薯幹、醃菜的時候,我們這些小饞貓,先是巴眼瞅著大人手裏的動作。有時看大人忙不過來也搭一把手,等曬得差不多了,饞蟲就在喉嚨口撓著、爬著。趁母親不在的時候,快速地從匾裏拿上幾塊薯幹,塞進小衣服口袋,往外跑個沒影兒。跑到竹林,跑到溪邊,一邊享受這陽光,一邊嚼著、吃著,感覺美味極了。

太陽一天天悄悄地挪移,我們也一天天的長大,漸漸地走向青年,走向中年。有時很想讓太陽停住腳,可是太陽卻不知疲倦的走著,不管人間,不論世事。今天,是我來到世間四十整年的日子,我覺得,太陽依舊,而人已蕭蕭,不由自主地唏噓慨歎。

(三)

今天,總覺得所有的事情與母親有關。假如不是母親,我何以能走到人間四十的年輪?

很小很小的時候,我是家裏的大麻煩。母親本不想我來到人世的,因為六個孩子的重壓已經讓他們喘不過氣來了。母親去過醫院,醫院不敢收留。母親生出我後曾經把我送人,別人家養了幾天,最後還是把我像扔皮球一樣抱了回來。養著吧,好歹是個丫頭。

讀書前,我是哥哥姐姐眼裏的小妖精,粘毛草籽兒。因為最小,他們只能眼巴巴地看著我把父親從外邊吃酒帶回的紅雞蛋,一口一口吃進嘴裏。因為我挑食難纏,姐姐不得不拿著碗到別人家去給我盛白米飯,他們卻無福共用。我很古靈精怪,總是給姐姐們出難題,一旦惹毛了我,一哭二鬧誓不甘休,所以“粘毛草籽”的綽號一直被姐姐叫到很大很大。

我從小體質弱,中暑、感冒、肚子疼,似乎如影隨形。中暑了,噁心、嘔吐、四肢無力,我就躺在火爐邊的長凳上哭鼻子,母親叫姐姐端來一碗水,就狠著勁在我脖子裏抓痧,疼地鼻涕眼淚一起流。抓痧後,還得吃十滴水,那十滴水就像封嚨的毒藥。冷不丁某個夜晚,我肚子疼地哭叫,母親別無他法,就披衣起床,拿來炒菜的菜油罐,勺上滿滿一瓢,居然讓我喝生菜油。我閉著眼,也不管好吃與否了,大口吞了下去,一覺睡到天亮,人又生龍活虎了。那時候不得不為母親的神力所驚奇。只要我身子不舒服,母親總有辦法讓我轉危為安。

開始讀書了,心的觸角向外伸展。那時候,覺得走到外邊,才是根本。跟著書本,學著新東西,翅膀也越來越硬。我能講故事,我能輕易地看懂厚厚的書,我能夠考上大學,我能夠憑著自己的本事拿到第一筆工資。我甚至可以自己存一部分工資,拿出另一部分遞給母親,說是我給您的。那時候,我甚至有種居高臨下的感覺,是我在養家了。我曾經很自豪地對別人說,自從大學畢業,我就從未向父母要過一分錢。

入夜,一家人圍著火爐看電視,電視劇上演著故事。母親和父親絮絮叨叨地討論情節。他們總是曲解故事,較真的我耐不住了,連忙糾正“不是這樣的”,然後滔滔不絕地說出自己的想法。有時聽了我的解說,母親才晃過來,“哦哦”應著。有時候,小侄女喋喋不休,於是母親又按自己的理解開始絮叨。一次,兩次,三次……聽得多了,實在有些無法忍受,我大聲地說了一句“不是這樣的啦!”母親似乎也氣著了,突然站起嘴裏厲聲說道:“你懂吧,你稀奇吧,你不想想,要是你沒讀過書,還不是和我一樣?”

我看著眼前的母親,突然意識到自己的居高臨下,自己的那點小得意,過分得可以!一時語塞,感覺胸口堵了一座山,就那樣看著母親默然地走向外邊。要知道是母親一直堅持讓我走向外邊的,因為我可以續著她沒有上過學的夢!要知道我連生命也是母親給的,我有什麼資格在此較真硬說她的理解是錯誤的!刹那間,我看到了自己內心地最陰暗的一個角落!

事情過去很多年了,今天想起依然清晰。人最可怕的是“忘本”!多年前的我,就曾經站在了“忘本”的邊緣,是母親的一句話又把我拉了回來。母親,感謝你的含辛茹苦,感激你的養育之恩。今天才是你最難忘的日子,因為你才是最偉大的母親!

做一個早起的人


早起,不太容易;醒後立即起床,更難。軟綿綿的枕頭,溫暖的懷抱,甜香的美夢,酣睡著才是最幸福的。誰願意早起呢?

可我卻願意做一個早起的人。

早起可以讀幾頁書,看幾則新聞,寫幾行字,我在文字的芬芳中得到了心靈滋養;早起可以熬兩碗紅棗粳米粥,炒一碟小青菜,我在粗茶淡飯中滋養了腸胃;早起可以去廣場跑步,四肢在活動中得到了鍛煉;早起還可以騎車去郊外,在自然田園中清淨心靈。

早起,就可以看到太陽躍出地平線時的喜悅,就能感受到第一縷陽光的嫵媚多情,就能體會到初陽帶來的希望;早起,就能聽到樓下第一聲生動的鳥鳴,就能聽到城河裏清脆的蛙鼓,就能聞到露珠滴落荷塘的輕響;早起就能嗅到風動花香濃,就能觀賞到綠草醒來後的清新潤澤,就能感受到田野復蘇後的靜美與朝氣。

早起,為自己按時上班預留了充足的時間。這樣,走在路上,腳步就會輕鬆自如;騎車行在街上,就會暢通無阻,既不用膽心堵車之憂,也不會為上班遲到而緊張。

早起去鍛煉,早開店鋪半小時,早到學校讀書,早開始工作。早起的人,是勤奮努力的人,是不甘人後的人,是易於成功的人。祖逖聞雞起舞,終打敗吳國,實現了復興越過的大業;司馬光警枕勵志,早起刻苦讀書,終成為寫出《資治通鑒》巨著的文學家;魯迅把“早”字記心頭,提醒自己抓緊時間學習,終成一代文學大師。

黑髮不知勤學早,為學要趁早,成名要趁早,都強調了一個“早”字。早起一二十分鐘,早一點制定計畫,早一點開始。早一點,你就趕在了別人的前面,你就抓住了時機,就贏得了勝利的可能性。

凡事宜早不宜晚,一晚,形勢就發生了變化,競爭者就追上了,你就落在了後面,成了落伍者。做事要趁早,不要說我沒時間,我很忙,那都是為懶惰找藉口。只有當下事當即做,今日事今日畢,你才能離成功越來越近,最終成為贏家。

願我們都能做一個早起的人,願我們的行動都能從當下開始。

時光荏苒

初秋的清晨像被擦得明亮的玻璃,清新亮麗。晨曦剛剛爬上樹稍便惹得露珠凝眸含輝。恰似雨顏望著柳和的眼神充滿愛意和溫存,雨顏和柳同在高中七班讀書,雨顏就坐柳的前面。她們總是出雙入對的,有柳的地方便是顏的所在,幾乎全校的同學都知道他們是兩小無猜。

此時走在林間小道的正是雨顏和柳和,她們倆幾乎每天都往這裏過,按雨顏的話來說這條小道就是他們的幸福小道。

“給,”柳和遞給了雨顏一瓶牛奶和一袋小龍包。顏看了一下,接過,小龍包還是熱的。雨顏小心翼翼捧在手上,心裏總是暖滋滋的,她們每天都是這樣邊走邊吃地渡過甜蜜幸福的早晨。

“你下次不要為我帶早餐了”顏突然說道。柳怔了一下,“怎麼了”語氣充滿溫和,

顏想說又沒說出口:“沒事,”

柳轉過身正對著顏說:“你有事瞞我?”顏低下頭小聲地說:“你別問了”說完雨顏就跑了!柳看著她的背影一偏茫然。

雨顏怎麼能告訴他***昨晚到她家叫她不要跟他來往呢?她又怎麼能告訴他是***因為她家窮看不起她而拒絕他們來往呢?更不能說***昨晚說的那些尖酸刻薄的話和自己所受的委屈,她不想柳為了她和***鬧不和。

第二天柳早早就來樹林小道上等顏,柳已知道一切,他不但沒聽媽媽的,反而對她更好。***認為只是小孩子玩玩也就沒管他們,誰知道在他們心裏那些不知叫什麼東西的東西已開始肆意滋生。那天柳在地上撿起一片楓葉,並在上寫了一斷話,偷偷地夾在她的書裏。

時光荏苒,她們就這樣懵懵懂懂地渡過了高中時代。柳考上了大學,而顏卻沒考上,似乎命運註定他們不得不分開,可他們的心是始終牽連在一起。分離那天柳抱著顏說:“等我,畢業後就回來取你”顏默默地點點頭,沒有說話,顏感覺眼睛很熱很濕,視線已經模糊。顏不敢想像沒有他的日子該怎麼過,他已經是她生活的全部,現在突然要離開,這就像一個實體突然被抽空了!這種感覺相信大家都能體會。這就是生活,生離死別是人必須要經歷的,我們也總是這樣安慰自己。顏也不另外,所以她每天只有靠努力學習來沖淡對柳思念。她也是為了能配上柳才選擇自,他們雖隔兩地,但他們還是有聯繫的,時間在不知不覺中流逝。

很快又入冬了,天空下起了雪,一片一片,潔白得純粹,就像她們的愛情。顏望著窗外的,心想他現在不知在幹嘛?她拿起電話按到最後一個數字時止住,心想不要打擾他學習。於是她放下電話又走到窗前,望著窗外的風雪她不自覺地打開了窗,立即一陣冷風襲來,侵透衣物,顏抱緊雙臂,自語道:“天這麼冷…我應該給他織件圍巾。”第二天她親手選了毛線,買了一些書自學著織,為了能讓柳早日收到圍巾她熬了幾個通宵,都熬出了黑眼圈,終於織好了。

當柳收到圍巾時幾度落淚,試問有什麼比心愛的人給你送禮物更覺得溫暖幸福呢?

カレンダー

10 2017/11 12
S M T W T F S
1 2 3 4
5 6 7 8 9 10 11
12 13 14 15 16 17 18
19 20 21 22 23 24 25
26 27 28 29 30

フリーエリア

最新CM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バーコード

ブログ内検索

P R